吟碧山_

喝最烈的酒,恋最美的人。

【GGAD】Hold My Hand(1)

受大大的启发而冒出来的奇(hu)思(si)妙(luan)想(xiang)

短篇,片段式写作法,性转梗,HE

又名#假如我是女孩子我们会在一起吗#

必须声明我没有一丝一毫的歧视同性恋或者歧视女性的观念,只是假设并想和同好们理性探讨,如果老邓是个女孩子他们he的可能性有多大。 

原著里盖哥和老邓同为男性,他们在1899年的那个夏天不期而遇,他们志同道合,有着同样的理想,罗琳姨没有仔细描写他们的爱情,但这势必建立在他们的理想之上。也许对于盖哥来说,老邓首先是一位同伴,他们同为男性,力量平等,然后才是恋人。也许这也是导致盖哥忽视了他们之间感情的原因之一。 

但如果老邓是个女孩子呢? 

抛开同人文的设定不谈,由于英语水平相比之下还是略微低所以我没能看完pottermore上罗琳姨的所有设定和资料,但从FB系列盖哥的谈吐以及他的表现来看,他是个接受过良好教养的人,在不违反他的底线和事业的情况下,尊重并且温柔地对待女性已经成为了本能(想想FB1他假扮部长的时候怎么对待蒂娜以及FB2他如何对待奎妮文达和莉塔的)。所以这让我不禁假设,如果老邓是一个大龄(对不起,妙龄)少女,那么盖哥在想到利用老邓之前会不会多一点考虑和温柔? 

启用了这个设定其实很多情节和设定也就偏离了原著方向,而且出于想发糖的私心,所以……

·邓布利多兄妹全员性转设定,雷者勿入。 

(直接彻底杜绝盖哥激情暴揍阿不服的情节,以免走向失控。) 

(但想让盖哥和阿不服不折腾……那是不可能的。) 

阿利安娜=亚历山大(对不起起名废)

请远离水杯和食品,否则后果自负【狗头】。

以下正文。 








1. 

      那是1899年的夏日,一个平凡的午后。我们16岁的盖勒特·格林德沃先生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抵达了美丽的戈德里克山谷,景色很美但他无心欣赏,或者不如说,他到这里来本来也不是为了什么该死的散心或者欣赏景色。 

      他为了他的理想和计划而来。 

      能够得到一根他梦寐以求的魔杖顺便讨好一位鼎鼎大名的老人家,何乐而不为呢? 

      至少敲响巴希达家的门之前他是这么想的。 

      但命运女神并没有轻易地放过他。薇尔丹蒂*抛出丝线,诗寇蒂*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2. 

      门开了,巴沙特女士对她侄孙的到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并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盖勒特的注意力却已经转移到她身后的屋子里去了。 

      ——会客室里有一位窈窕的红发少女。 

3. 

      少女放下手中的书本慢悠悠地站起身来,回头向他露出了一个微笑。巴希达把他拽到少女跟前,热情地向她介绍道:“哦亲爱的阿不思,这就是我的侄孙,我跟你念叨过很久啦,盖勒特·格林德沃,很棒的小伙儿,你们一定会有共同语言的。” 

      盖勒特看见对面的少女伸出手来想同他握手,蓝眼睛里满是温和的笑意:“你好格林德沃先生,我是阿不思·邓布利多。” 

4. 

      他仿佛闻到了蜂蜜的甜味儿,还有淡淡的书本味道。 

      盖勒特除了礼节性地亲吻这位邓布利多小姐的手背,一个多余的字都说不出来。他的银舌头在这一刻好像被冻住了,以至于他只能一直盯着阿不思看——像个冒失的傻瓜,他心想。而这似乎取悦了对面的这位淑女,不然为什么她轻轻地笑出了声音? 

      盖勒特·格林德沃决定从这一刻开始信仰梅林。 

5. 

      巴希达女士发现自己的话很快应验了。 

   “哦梅林盖勒特,”老人家将一杯牛奶“砰”地放在房间的书桌上,“现在是差一刻钟十点,十点!你不能这样打扰一位淑女的睡眠!这已经是这周的第三次了!” 

      盖勒特匆匆在羊皮纸上划下最后两笔,一个花体的“盖勒特”跃然纸上,他放飞了窗棂上的猫头鹰,回头向他的姑婆露出了讨好的笑容:“别这样巴希达,我们白天关于变形术的问题还没有讨论完。”看见巴希达依旧用不认同的目光瞪着他,他换上了一副委屈的表情,“……而且是阿不思先写信给我的。” 

      老妇人叹了一口气,这两个孩子简直像火和锅一样投缘。 

6. 

      猫头鹰轻盈地划过,带回了一张崭新的羊皮纸。盖勒特兴奋地搓手,展开羊皮纸一目十行:“……正如我们一定会被反对一样,这必须成为我们反驳的基础。一切为了更伟大的利益……”

      啊哈!一切为了更伟大的利益!多么美妙的遣词造句!盖勒特几乎要大笑出声了,如果不是顾及到巴希达的睡眠他一定会这么做。阿不思和他见过的所有女孩都不一样!决斗时(当然是阿不思邀请他的)他们的能力不相上下,她在变形术和炼金术领域的知识也十分丰富,甚至和他有相同的理想!盖勒特眼中放出狂热的光,如果能劝说阿不思加入自己的计划,那么他敢肯定所有的事情都会事半功倍!他们会一起建造出一个伟大的帝国!并且—— 

7. 

      并且什么?盖勒特有点迷茫,并且什么呢?阿不思毫无疑问会是一个聪明的,优秀的合作伙伴,除此之外他还在期望什么?他感觉自己在一道无形的边界前反复试探,却得不出一个结果。于是他只好低头继续读阿不思的信:“……但我并不是在抱怨,如果你没有被开除,我们就永远不会见面了。” 

      这是当然,盖勒特心里无比庆幸自己被开除然后遇到了阿不思这件事,他还想和阿不思一起做许多事情呢…… 

      盖勒特心头一跳,突然明白了自己反复试探,求而不得的东西是什么。 

8. 

      他爱上了阿不思。 

      这不是他计划里的一部分,他从来不觉得自己会爱上什么人,所以他从来没有考虑过他的计划里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但现在他想要阿不思的陪伴,想要她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属于他,他甚至想到了他们的婚礼…… 

      哦梅林的什么都好,这怎么可能呢? 

      就在戈德里克山谷的晚风里,盖勒特第一次失眠了。 

*注:薇尔丹蒂和诗寇蒂是北欧神话命运三女神中的“现在”和“未来”。

(未完待续) 

【GGAD】Leave Out All The Rest(片段)

      最近看了很多大大的文,也十分手痒地想要开一个坑,所以先码了一个小片段,如果同好们愿意看我的文请路过留一下评论鼓励鼓励我(其实很期待小红心),我期末考试之后会努力写作,也算是圆了我自己的一个梦,如果没人看的话……我也就当自己只是做了个梦而已啦。

设定:重生后因为某些原因变成吸血鬼的盖勒特(18)×弟弟毕业后和好友旅行的阿不思(20)

背景提要:阿不福思看出来阿不思喜欢盖勒特,他不看好盖勒特但劝说(没什么好话)无果,于是他找到盖勒特,威胁他如果不爱阿不思就趁早说明白,怂盖决定拒绝阿不思,结果……

以下正文。

   “阿不思,”盖勒特垂下眼故意不去看他,生怕自己一看见那双蓝眼睛就什么也说不出口,“我有件事必须跟你说清楚,我……” 

      但是他没能说完。对面的红发青年伸出一根手指抵在他的唇上,制止了他即将出口的话。 

   “我也有件事情想要和你说盖勒特,”盖勒特听见阿不思缓缓说道,“你能先听我说完吗?” 

      唇上的手指有点凉,还有点颤抖。哦,阿不思应该是明白自己要说什么了,盖勒特强迫自己的注意力不要放在那根手指上,有点恍惚地想。如果放任阿不思说话甚至提出要求,他害怕自己拒绝不了。 

      这可不行。 

      于是他狠下心来张嘴:“我……” 

   “求你了……盖尔……”对面的阿不思再一次打断他,几乎是在哀求了。 

      听见阿不思对自己的称呼,盖勒特一震。从决定在德姆斯特朗好好毕业开始,他就再也没奢望过这辈子阿不思能这样叫他。 

      他知道自己完了,他永远都没法拒绝他的阿尔在唤自己“盖尔”后提出的所有要求,但是原因直到很多年后他才明白。而那个时候阿不思已经只会冷漠地称呼他为“格林德沃”了。 

      还能怎么办呢,盖勒特叹了一口气,他的手触碰到了那根食指,把它拉下来包裹在自己掌心。 

      阿不思因为这个带着亲昵意味的动作而有些脸红,但他很快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并把盖勒特带到了篱笆旁边。 

   “盖勒特,”阿不思深吸一口气,“我得感谢你对我的帮助,无论是刚见面时你救了我和多吉一命并且收留了我们,还是你现在对阿利安娜病情方面的治疗。”察觉到盖勒特动了动嘴唇,他的语速开始变快。“……但这不是我爱上你的原因。” 

      阿不思有点难为情地闭了闭眼,毕竟能让曾经十分亮眼的霍格沃茨学生会主席这么直白地说出这个字眼的人,目前为止只有盖勒特·格林德沃一个。但很快,盖勒特惊愕的神情取悦了他,他的语速又逐渐缓慢下来。 

   “最一开始吸引我的是你的思想——你允许了我进入你的藏书室,我在阅读那些书籍的时候发现了你的批注,我们的想法竟然那么……那么惊人的一致。而且你很好,很绅士,虽然你总是在躲避我,但我总觉得你也并不是不喜欢我的……”阿不思越说越语无伦次,声音也越来越小,他的脸又红了。 

      盖勒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自己的思维不再专注于阿不思的话了。他的目光开始在青年的身上游移,阿不思的蓝眼睛有些湿润,他的嘴唇在喋喋不休,颜色是淡红的,他明显有些着急,这让他的耳朵也开始泛起了微微的红,他的脖颈那么修长…… 

      盖勒特觉得自己有点渴,阿不思的血对他来说诱惑力实在太大了,他一直在克制自己不要去接近他。 

      可这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的……盖勒特听见心底有一个声音在说话,送上门来的东西为什么不要呢? 

   “……盖勒特?”他突然听见阿不思在叫他,声音小小的。“能放开我吗?你把我抓得太紧了,我有点不舒服。” 

      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把阿不思抵在墙上,他的嘴距离阿不思的脖颈只有不到一厘米。 

      该死的!他痛骂自己,并且转身就想幻影移形。 

      但是阿不思眼疾手快地拉住了他。他被撩拨得有点呼吸急促,满脸红晕,他靠在墙上,也许有些腿软——但是手抓得很紧。 

   “别走,盖勒特,别走。”阿不思慢慢平复了自己的呼吸,这可用了好一会儿。然后他抬眼露出一个笑。“我说过了,盖勒特,你不是对我没有感觉。”感觉到盖勒特几乎可以把他戳穿的视线,他的笑容更深了一点。 

      盖勒特看着眼前红着脸颊对他笑的阿不思,他的思想又回到了那个夏天,那个充满了阳光气息的谷仓里,他身下的阿不思也曾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他轻轻地抽出了自己的手。 

      阿不思的脸上的笑僵住了,脸色在一刹那变得苍白。 

   “……给我两天时间,阿不思。”盖勒特低着头,假装对自己的食指突然感兴趣。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决定到底是对是错,他相信即使告诉阿不思他的秘密,阿不思也绝对不会放弃自己。 

      可他真的能让阿不思幸福吗? 

      他听见阿不思似乎是松了一口气,然后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 

   “好。”他听见阿不思这样说,“那我等着你的回答,两天后见,盖勒特。” 

   “再见。”他低声说着,转过身去。 

      他听见阿不思的脚步声逐渐远去,阿不福思一边开门一边嘟嘟囔囔,那个山羊小子大概又在对阿不思说自己的坏话,他听见阿不思温和地说着什么,也许在反驳,也许在关心阿利安娜——那个小姑娘总要出现在她的小哥哥不远的地方的。 

   “吱呀”一声脆响,他的心猛然一颤。 

      门合上了。 

所以我测出来的这是啥??emmmmm实在超出了我的想像……

想当年沙漠纵马,两柄割风刃横扫蛮子的西北一枝花,如今也有他的小甜心雁北王陪伴在侧,在温柔乡里长醉不醒了。
长顾怎么可以这么甜!!!!

汪叽的这句话再加上后面那怒极的拼死一击,让我泪流满面。
直男羡羡,我给你一秒钟,马上把这个蓝二哥哥扛走,不然他就是我的了/狗头

给祖国迟来的生日贺礼。
【今天秦淮河边上真的能挤死个人】

哇我哭了
这个书店真的在勾引我买书
行李箱不够大的我真情实感地哭泣

       恭喜 @鸢尾 大大的《回首阑珊处》今天喜提完结!!!撒大花🌸!!!
       大大的文不是很长,这么些天跟着也就追下来了,文中的每一个人物也都形象饱满,每一字每一句都仿佛有言在耳,有画面在眼前。
       能在这个圈子里遇到大大,对于一个沉迷吃粮还口味挑剔的人来说,着实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也在这里真情实感地祝愿大大,愿您每天都有好心情❤️
       江湖不大,总会再见的!

答应我们阿木 @沅木沉 的手写
今天是骆队对嘟嘟的质问三连~
【超小声】发现很多大大都喜欢探讨“意义”这个词……

从此以后也是一个有合集的人了/狗头
虽然只有短短一篇,但是看起来更方便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