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碧山_

喝最烈的酒,恋最美的人。

想当年沙漠纵马,两柄割风刃横扫蛮子的西北一枝花,如今也有他的小甜心雁北王陪伴在侧,在温柔乡里长醉不醒了。
长顾怎么可以这么甜!!!!

汪叽的这句话再加上后面那怒极的拼死一击,让我泪流满面。
直男羡羡,我给你一秒钟,马上把这个蓝二哥哥扛走,不然他就是我的了/狗头

给祖国迟来的生日贺礼。
【今天秦淮河边上真的能挤死个人】

哇我哭了
这个书店真的在勾引我买书
行李箱不够大的我真情实感地哭泣

       恭喜 @鸢尾 大大的《回首阑珊处》今天喜提完结!!!撒大花🌸!!!
       大大的文不是很长,这么些天跟着也就追下来了,文中的每一个人物也都形象饱满,每一字每一句都仿佛有言在耳,有画面在眼前。
       能在这个圈子里遇到大大,对于一个沉迷吃粮还口味挑剔的人来说,着实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也在这里真情实感地祝愿大大,愿您每天都有好心情❤️
       江湖不大,总会再见的!

答应我们阿木 @沅木沉 的手写
今天是骆队对嘟嘟的质问三连~
【超小声】发现很多大大都喜欢探讨“意义”这个词……

从此以后也是一个有合集的人了/狗头
虽然只有短短一篇,但是看起来更方便了呀~

各位小天使中秋快乐呀!
今天有没有吃好吃的?

【公子景×你】往事一杯酒(楔子)

      再一次激情开坑。私设如山。
      这次是为了我们的小景和龙哥。小景,兜兜转转,我终究等到了你回家。
      第二人称视角,小天使们可以随意带入自己。但因为我玩的是女方,而且不可能故事里面所有的角色都没有名字,所以大师姐这个后面可能还会出场的人物的名字我选择了用女方人物名纳兰青桑,不过去掉了姓氏,还请大家不要见怪。
      这个人称的视角可能会让我在人物心理方面有些絮絮叨叨,但我真诚希望有人能陪着我,看着我讲完这个故事。
      故事不太长,也不会太短,我会好好做出一个大纲,争取用我不熟悉的视角,给大家一个像样的故事。
      谨以此文,贺百鬼斋昨日开张大喜。
      阿景,既然你回来了,我便不会再放手了。

====================


      那之后的很多年,你依旧遵从师门命令在山下历练,只不过这次,你又开始踽踽独行。
      也会路过繁华的京城,这时候你总是习惯性的去布告栏看一看,但布告栏上除了各大商铺的布告之外,再没出现过任何奇奇怪怪的委托函。
      是了,那个布告栏旁一身白衣胜雪的翩翩公子都不在了,你又哪里来的机缘去置身那些妖怪们的奇异故事中,分享他们的喜怒哀乐,七情六欲呢?
      他已经不在了。
      所求不可得,只得梦里寻。
      你开始频繁地梦见当年。
      你从未告诉过他,布告栏旁的第一眼见他,虽然他戴着眼罩,神色也冷清,侧影却是芝兰玉树,清俊得不像话;
      你也从未告诉过他,那日京城繁华的大街上,他追着叫你“小丫头”让你等等他,额角渗出的那一滴汗,是怎么在阳光下迷了你的心的;
      你更不会让他知晓,你的行囊里有一只百宝匣,里面有上百张简笔画就的小人,记录着你见过的他:钱府后院月光下的他,蹲在墙角画圈圈的他,威胁萤的小鸡说要把它吃掉的他……虽说画得不甚详细,比不得他挥毫醉墨的潇洒与栩栩如生,却是你对你们的故事一点一滴的美好回忆。
      每每你笑着从梦中醒来,迎接你的总是屋内的一片黑暗。
      这偌大的江湖,没有他晏晏笑语在侧,给你剩下的,不过是空虚与寂寞罢了。
      不过幸好,这些年这么多地方走过,你也结交了许多江湖侠士和四大门派里下山历练的弟子们,大师姐青桑也时时来信照拂,日子还不算难捱。
      而每当想他了,你总会去你们的故事曾经发生过的地方走一走,去见一见那些曾经见证过你们故事的老朋友。
      阿特士还是老样子,带着他的马戏团在阿格拉颇受欢迎,每次你去看他都要提前很久,才能在后台见上他一面。每次都和你嚷嚷着还要吃中原的烧鸡,你自然每次都想着为他备好。
      小仙君依旧守在月满楼,想着他的姑娘。每当你来了,他总是会备上一坛上好的百花酿,和你在后院聊到天亮。哦,他还把小景之前放在月满楼的铺盖卷儿一并给了你,一脸嫌弃地表示这么破烂的东西有损月满楼的形象,但你看的分明,他将铺盖卷儿递给你时眼中闪过的怀念与不舍,还有他摩挲着半晌不愿意放开的手。
      王元丰最终还是放弃了一切在江湖上游走,你们偶尔碰上时,也会在路边小茶摊上坐下来点杯茶水,聊一聊自己遇见的奇闻异事,怀念曾经出现在生命里的那个重要的存在。
      时光流水一般匆匆而过,你慢慢的习惯了这样的日子,也体悟到了,不是你遇到的每一个人,都能陪你走过一辈子。
      直到那一天。
      你按着往日的习惯,每半月去杨家镇的小桥旁为师门和那人放一次河灯祈福,起身的一瞬间,你看见草丛中有什么在闪闪发亮。凑近了一看,却原来是一支闪着灵光的小毫,约莫垂髫小童的小臂那么长。
      这小毫令你想起了故人,你私心里其实想把它留下,却也明白这不是你的东西,不能强求。
      你带着这支笔走遍了杨家镇,却无人识得这究竟是哪位公子遗落的文房之宝,亦或是哪位侠士丢失的囊中法器。你想着京城繁华,人人皆欲一行,在布告栏上贴上一则启示,兴许这位失主有缘得见,自会来找你。提步欲行时,忽的听到后面一声清脆童音。
      “大姐姐!”
      你漫不经心回过头去,却在看到身后人时呆住了。
      多么熟悉啊。异色的红蓝双瞳,一身小小的白衣,发间别着熟悉的发饰,却是没有带眼罩的。这张还带着婴儿肥的小小圆脸,晃得你几乎落下泪来。
      原来幼时的他是这样的,你心想。
      “咦!大姐姐居然能看见我!太好啦!”你听见对面的他唧唧喳喳手舞足蹈,依稀可见他成年后表情丰富的影子。“大姐姐大姐姐你手里的这支……大姐姐怎么哭了?”
      对面小小的孩子忽然皱起眉,伸出手来似乎想帮你擦掉什么,却因为身高不够,只能摇一摇你的衣襟。
      原来不是风忽然迷了眼,竟是我哭了?
      你伸出手来触碰脸颊,摸到了一手的水痕。
      经年痴心妄想,是我已走火入魔了么?
      不然缘何此时此地,我还能再遇见他呢?
      小景,真的……好久不见。


       

      诚邀各位同好品品这位用眼睛演戏的演员。
      就这一个眼神。
      被兄弟不断误解的委屈,为对方的绝情感到的不可置信,对自己在这段三个人的感情里身份的质疑和自嘲……
      一个就算从小寄人篱下,没有娇生但也是被惯养过的黑帮少爷,一片真心巴巴的给了你,想着你念着你,回国了给你接风洗尘,为了成全你和他爱的女人他心甘情愿一次又一次为你们两个铺路!然后你现在指着他的鼻子,口水四溅地指着他骂,说要撕下他虚伪的面具??Hello您有事吗?你这简直就是把他的心放在脚底下,踩了还不够还要吐上一口口水,告诉他你这情义我不稀罕!
      你罗浮生只是失去了一个兄弟,我许星程可是失去了爱情啊!/狗头
      去他的兄弟,不如和若梦拜把子。
【混饭圈很晚,但就这一个夏天让我真真切切地见识到了网络暴力的厉害,所以我一般不发表过激言论。只是这段冲突里龙哥表现得很棒,完美再现了他一贯对表情和眼神的优良控制力,让我成功和罗浮生共情了。
所以不好意思许星程,不上升演员,但我今天就是想说,你这么对罗浮生就是没有良心。】